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体育新闻 > 体育文化

一个武术教练的首个异地春节
他将和1328名外地学生在登封过大年

发布日期:2021-02-04 08:11 信息来源: 大河报

一个武术教练的首个异地春节他将和1328名外地学生在登封过大年

  人物档案:苏建交,30岁职业:教练,现登封塔沟武校散打班教练

  家乡: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东张孟乡九郎寨村

  个人简历:14岁从河北来登封习武,靠个人实力,一路从校重点队打到省重点队,毕业后留校任教,其间认识了同在登封求学的妻子。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孩子,父母仍在河北老家,今年陪塔沟1328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孩子一起在登封过年。

一个武术教练的首个异地春节他将和1328名外地学生在登封过大年

  起床号响起学生们在寒风中集合

  2021年1月28日,登封大风。早晨6:30,天还未亮,起床号响起,还在睡梦中的苏建交猛地一下从床上坐起,双手搓了搓脸,然后快速穿好衣服和鞋子,走到另外两个房间门口挨个敲门:“起床了!”敲完最后一个门,他紧了紧鞋带,活动一下手腕脚腕,走到寝室外的空地上,等着自己的学生们一个个过来。

  登封的冬日早晨有些冷,刺骨的风迎面吹过,苏建交忍不住往衣服里缩了缩,随后对着寝室楼大声喊:“快点集合了,过来站好队!”教练的语气有点严厉,学生们不再瞌睡了,立马快速地跑出来,站好方队,等着教练点好名,出发去练功场地。

  天依然是黑的,人虽然很多,但是除了风声,没有一个学生说话。远处传来“发扬武术,振兴中华,习武交友,共同进步……”的口号,苏建交立马精神了,清了清嗓子:“全体都有了,跑步——走!”苏建交和他的学生喊着口号,身影逐渐消失在晨雾中。

  一二一,一二三四……苏建交带着的队伍从起床到集合,再到跑着融入到塔沟大练武场的晨练队伍中,也就短短的十分钟时间,这让背着相机跟随拍照的记者踉踉跄跄,不一会儿便气喘吁吁。

  七级,这是登封近些年来少有的大风,再加上位于嵩山脚下能容纳几万人的塔沟大练武场偌大的空间,这让苏建交带的队伍一时不能整齐划一,有几个个子小一点的学生还差点被大风刮倒,再加上学校近期水管改造,路面被开膛破肚后裸露的沙土被风一吹,不仅迷眼,打在脸上还生疼。

  因特殊原因,原定于早上7点30分结束的晨练提前集合,苏建交重又领着自己的队伍回到宿舍,简单休整洗漱之后,学生们重又在寒风中集合,喊着口号朝食堂而去。

  早餐不仅有鸡蛋、馒头和胡辣汤,还有泡面、鸡腿和八宝粥,十几岁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年纪,学生们面前的餐盘内满满当当,苏建交和学生们一样,端着餐盘挑选着自己喜欢吃的早餐:“学校不允许学生带零钱,他们每天的饭票都是由父母给定的,有些学生不会算计,早上吃个鸡腿,中午吃个肉夹馍,到晚上卡内就没钱了,他就得饿着,第二天就长记性了,但我这边都得为他们准备些零钱,总不能看着真让学生饿肚子呀。”苏建交笑着说,“我刚来时也是这样的。”

  原定于上午在大练功场上的训练因为大风不得不改了地点,经过协调,苏建交的队伍被带到了位于全托班院内的室内练功房内。

  这是一处偌大的室内练功房,能同时容纳数百人训练。上午9时,当苏建交带着队伍跑步进来时,练功房内已有另外几个队的学生正练得热火朝天,有空翻的,有对打的,也有练棍棒和九节鞭的。

  14岁入校苦练多年终圆教练梦

  塔沟武校一年只有一个假期,那就是两个月的寒假,来自天南地北的习武少年也只有在这两个月内,才有机会与日思夜想的亲人团聚。可今年由于疫情,来自全国各地的1328名学生不得不延长他们的思乡之情,而陪伴他们在异乡过年的,还有十多名和苏建交一样来自天南地北的教练。

  与这些习武的少年一样,14岁时的苏建交不顾父母的反对,放弃学业到少林习武,因邻近乡村有一名老乡曾在塔沟练过武,他便背着行李来到塔沟。

  小时候的苏建交曾因为家里穷而借住在姨家多年,父母虽在邻近的矿上打工,可也总是离多聚少,而唯一的哥哥也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总在一起打闹嬉戏。所以,苏建交刚来塔沟习武时并没有像其他小伙伴那样思乡心切,相反,他倒觉得在学校过得很充实,每天按时起床训练,晚上有规律地熄灯休息。

  由于他的刻苦训练,再加上过硬的武术功夫,苏建交一路从校重点队到省散打队,再到实习教练,苏建交终于不用再问家里要一分钱了:“实习期一个月1200元工资,吃住学校都管,我也不咋花钱,转正后能拿到3000多,前几年春节回家过年,我都能交给父母两万多,记得有一年把钱都上交了,临走时没路费了,又问我爸要了几百元钱,我爸妈用我给的钱在老家给我建了一处宅子,我哥也有宅子,逢年过节,我们回家后各住各的宅子,但吃饭必须是要在一起的,热闹。”回忆起往年过年时的情形,苏建交一脸的幸福。

  少林功夫逐渐成为春晚中的一个元素

  趁中午吃完饭午休的时间,苏建交匆匆回了趟家。这是一处位于学校东南角的新建住宅楼,三室两厅,五楼。2013年结婚当年,便有了大女儿,今年又有了小儿子。

  推门进屋,烧得旺旺的煤炉让室内温度比室外高出好多度,接过妻子怀中的孩子,苏建交在儿子胖嘟嘟的小脸上亲了又亲。

  若不是有疫情,往年的这时节,苏建交本该带着妻子张艳芳回到河北老家,但老家的疫情很严重,本来在这里帮忙带孩子的母亲前些日子回去后至今仍在隔离。

  少林塔沟武术学校总教练刘海科告诉记者,今年塔沟武术学校共有1328名学生留校过年,他们分别来自河北、内蒙古等地区,武校除了安排好他们在学校的吃住外,还为他们精心准备了饺子、年糕等过年美味,另外还要举办各种文娱活动,使留下过年的学生吃得好,练得好,最关键的,还要开心。

  塔沟武术学校除了要安排好这些留校的疫区学生,还要照顾好在北京参加春晚的学生,学校自2003年以来,已17次参加央视春晚的演出,其中《咱们工人有力量》《壮志凌云》《功夫世家》等节目分别获得“全国观众最喜爱的节目一二三等奖”,少林功夫也逐渐成为每年央视春晚中不可或缺的一个元素。为了能在大年三十晚上给全球华人和全国亿万观众献上精彩震撼的武术节目,学校2020年收到春晚剧组邀请函后,就和央视导演组开始了前期筹备,不断对节目进行精雕细琢,虽然具体内容暂时还不能透露,但届时一定能给全国观众带来一场武术盛宴,大家央视春晚见。